张亦春教授:完美均衡的学术人生


【人物名片】

张亦春教授,中国著名经济金融学家,1933 6月生于福建连江。196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1983-1991年任厦门大学财政金融系主任,1991-1996年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院长,1996年组织创办厦门大学金融研究所并任所长,1999年被香港科学院授予荣誉博士。现为厦门大学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金融研究所所长、厦门大学国家金融重点学科学术总带头人,对外经贸大学、湖南大学等多所院校客座教授,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亚洲太平洋地区金融学会理事,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金融学会学术顾问,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张亦春教授在货币理论与政策、银行经营管理、证券与金融市场等方面有精深的研究,先后承担国家社科基金、国家自科基金、教育部基地重大项目等,迄今已出版专著、教材、工具书37部,发表论文250多篇(均含合作)。其成果获奖颇多,主要有:获国家级一等奖2项,省部级特等奖1项、一等奖3项、二等奖8项、三等奖和优秀奖10多项。曾荣获全国自学考试先进工作者、厦门市先进工作者称号,20012005年两次连获教育部中国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同时并分别获得当年度厦门大学教师最高奖——南强一等奖。

张亦春教授在国内外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入编英国剑桥出版的《远东及澳大利亚名人录》、《国际名人录》和《世界有成就者》以及在美国出版的《世界名人指南》、马奎斯《世界名人录》和在我国出版的《中国金融博导》、《中国专家大辞典》、《世界文化名人辞海》等多种名录、传记。

【题记】

他不会跳舞,但却是最优秀的舞蹈家,因为他用独有的人生舞步,演绎了学术界最完美的均衡:教学与科研相统一,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学术与管理相协调,亦师与亦友相融合,传统理论与现代理论相映衬、老教授与新事物相契合……看似矛盾的现象,经过张亦春教授的诠释,却到达了完美的均衡,成为和谐、互动的统一体。均衡是一种境界,是一种极致,常人一般难以做到,不过,它是张亦春教授的生活模式,也是我们眼中的生活艺术和生活哲学。因为它的不可复制,所以更显得弥足珍贵。

 

【访谈纪实】

雨后的下午我们如约来到了张亦春教授的家中,老照片、老电扇、老沙发、老茶几……张亦春教授的家和传说中的一样简单而朴素,客厅四周,几盆精心照料的盆栽以及盆栽上的花饰却向我们展示出先生富有情趣的晚年生活。刚把我们迎进家,教授便匆匆跑进厨房,为我们切好冰凉爽口的黄金瓜,拿出小麻花,又为我们泡了铁观音。看着忙来忙去的先生,一份亲切感油然而生。为我们摆了一桌子的小吃,并嘱咐我们吃下后,先生才坐到我们身边,点燃一支香烟,闭目为我们讲起当年的点点滴滴……

 

通往金融学之路

“当时国家号召培养高级知识分子,我是响应党的号召参加的高考,报考了厦门大学经济系下的贸易经济专业,没想到真的录取我了!”回想当年的情形,张亦春脸上似乎掠过一片亮丽的云彩。

张亦春1951年参加工作,在当时的闽侯专区先在财委、后至地委财贸部任职。初中毕业的他,凭着一股对知识的渴求和苦学的精神,在地区财委任职期间,坚持自学。白天工作太忙,他便晚上挑灯夜战,双肩挑的本事正是从那个时候打下基础的。功夫不负有心人,1956年应国家培养高级知识分子的号召参加高考时,没有念过高中的张亦春以较好的成绩被厦门大学录取,开始了经济学的学习。极强的个人工作能力加上之前工作的磨练,入学后的张亦春先后担任年段党支部书记、系团总支副书记和校有线广播电台副总编辑等重要的学生职务,开始了一边学习,一边工作的大学生活。

1956年,厦门大学的经济系下属政治经济学、计划统计、财务会计、贸易经济、货币与信贷五个专业,张亦春入学时的专业是贸易经济。1958年院系调整,经济系撤销了贸易经济、货币与信贷两个专业,他就转入了政治经济学专业进行学习。大学四年也是国家深受政治斗争影响的四年,57年反右派,58年反右倾,59年反坏分子……作为主要学生干部的张亦春在大学生活的后三年白天的工作都很忙,此时的学校还取消了考试制度,课程结束后没有成绩,只在档案里显示“修毕”,校内学习氛围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张亦春就靠晚上开夜车自学来充实自己。1960年,张亦春毕业并留校担任部门经济学助教,开始了经济学的学习和研究,走上了教学科研的道路。

谈起四年大学学习中教过自己的老师,张亦春说给他留下印象最深是王亚南校长。“王亚南校长很厉害,他的《资本论》翻译得很好,我是读着王校长翻译的《资本论》开始经济学研究的。”张亦春告诉我们,在校学习期间,王亚南校长对他的影响非常深远。王校长当时名气很大,经常出席各种会议,然而,虽然他工作繁忙,却非常重视对学生的培养,一直坚持亲自为学生们授课。谈及印象最深的课程,张亦春想起了两门,一门就是王亚南校长开的专题讲座,主要讲授李嘉图、亚当斯密等的经典理论,另一门就是蒋绍进、王承惠老师主讲的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份和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份。王校长的讲座剖析问题深刻。通过这些课程,作为学生的张亦春对经济学有了更深入、系统的了解。王校长平时还会找大家聊天,了解同学们的情况,他心系学生、重视人才培养的精神一直感动着张亦春。“王校长很有耐心,因为他讲课有浓厚的湖北口音,部分内容我们听不懂,而对于大家的提问,王校长总是很耐心地给同学们解释,直到大家都懂为止。”

出于对王亚南校长的崇敬之情,同时也受到王校长刻苦钻研精神的鼓舞,张亦春开始研读由王校长翻译的《资本论》,这本经济领域的传世经典也成为张亦春日后学术创作的最初来源。张亦春还总结了自己读《资本论》的“三部曲”:第一步认真阅读,领会原著的精神;第二步,联系实际,运用《资本论》中学到的东西解释历史和现实;第三步就是理论上有所拓展,阐明规律,并用来指导今后的实践。“马克思主义金融学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后来我转向金融学领域从事研究,觉得非常顺畅。”张亦春总结说。通过对《资本论》的细致研读,张亦春不仅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基础,还培养了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这使得他的论著和教学具有思想性,因而得到了众多学者的认可和好评。“按正常提升,从讲师到副教授,从副教授到教授各需要五年,但是我都是工作了三年就被破格升为副教授教授。所以说,如果我在学术上取得了一点成绩,那么我所取得这点成绩完全是受王亚南校长影响的结果,我也是从《资本论》起家的。”

 

 

双肩挑重任,只手著华章

“我一直都是社会(行政管理)工作和教学科研双肩挑,一直都在开夜车,经常处于一种很紧张的状态。”张亦春担任财政金融系系主任8年、经济学院院长5年,从院长的职位退下来以后,仍担任金融研究所的所长,社会工作繁忙,同时还要负责相关课程的教学。改革开放以来,他一直是厦门大学金融学科教育和改革的总带头人,教学科研任务更是繁重。面对这两项挑战,张亦春毅然选择了工作教学双肩挑,白天的时间不够用,他就晚上加班加点,经常工作到深夜,师生们说,“经常到了下半夜,就是他的窗户灯还亮着”,被嬉称为不知疲倦的“夜猫子”。

张亦春告诉我们,在接受访谈的前一天晚上,他就工作到了凌晨4点多,但早上8点多就起床了。“现在好点,年纪大了,一天睡5个钟头就足够了,但时常5钟头还不能保证。由于睡不够,我就经常外出应酬或出差一上车或上了飞机,静下来就睡着了。”他笑着说。

尽管教学和工作双肩挑,但是张亦春却很好地掌握了二者的平衡点,做到工作教学两不误。工作中,他勇于开拓创新、追求卓越,带领厦门大学金融学教育团队不断地探索教学改革,通过中外金融学教育的比较及自己的实践经验,在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使得厦门大学金融学研究和教育得到了广泛的认可,金融学专业成为国家重点学科。教学上,他兢兢业业,呕心沥血,迄今培养了大量的经济金融专门人才,学生遍布我国金融的各条战线,无论是业界还是理论界,他们工作认真负责,作风踏实,成绩突出。

“丹心热血哺新秀,桃李成荫四海春”。张亦春教授虽然已年届78岁高龄了,但他仍奋战在科研第一线。“我现在还在带博士,今年台湾有9个学生报考了金融系,其中就有4个想做我的学生。”

 

教与学相长,师与生情深

“不要小看学生提出的问题,有的时候学生问一个问题,很多老师当场还答不上来呢,要对学生提出的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回去翻阅材料,仔细思索才能解答。”张亦春告诉我们,他27岁毕业参加教学工作并开始进行学术研究,自己觉得年龄大了点,刚开始怕课程讲得不好,就主动为学生们增加辅导,后来发现,在为学生解答问题的过程中自己也收获很多,学生们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促进了他的思考,而科研让自己对某一问题有深入系统的研究,反过来又会提高教学质量,这是一个良性互动的过程。“我一直认为教学促进科研,科研又反过来提高教学。”张亦春十分重视教学,不断创新教学手段,在上课时,他会经常使用案例、图形将枯燥复杂的理论形象化,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张亦春教授从教50周年的庆祝会上,有学生告诉老师,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仍清晰地记得他在课上讲解银行功能时所画的那架“直升飞机”。

“要想当好老师,必须先当好学生。”张亦春认为,一个合格的老师要虚心,在生活中做个有心人,“虚心万事能成,自满十事九空”。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要虚心学习,善于学习,吸收别人好的或独到的见解,并把它们吸收转化成自己的东西。张亦春很自豪地为我们举了一个例子,“我前年主持西南财经大学博士论文答辩,向那位在职博士生(武汉工行行长)提了个问题,问他中国银监会出了一项创新政策:‘改实贷实存为实贷实付其的目的是什么,对商业银行有什么影响?他当时回答得很好,告诉我们是保证专款专用,防止所贷资金和自有资金相混淆,用于其他用途。但是实贷实付会引起银行信用创造的下降,减少银行的利润。监管部门进行监管创新,我们商业银行进行反创新。我们与相关企业签订资金委托代管协议,这样,实上又回到实贷实存,恢复商业银行信用创造的功能’。后来,我有机会又去武汉,问他‘你们这样做,湖北省银监局来查有没有意见?’他说‘有企业委托代管协议,他们也没意见。’这个是监管创新与被监管的反创新活生生的典型案例,给我很大的启发,后来我就把这道题用在了博士生面试中,不但考察学生的知识功底和对现实的了解,也告诉学生们,要注意思维的发散,向实践学习,敢于创新。”

在访谈谈过程中,张亦春先后接了几个他弟子打来的电话,每接一个他都会先仔细询问弟子的近况,关心弟子的生活。访谈期间,张亦春送给我们一本名为《谈师论道》的书,这是他从教50周年时,弟子们特地为他出版的,里面记录了学生们对师从张亦春教授那段时光的无限追忆,也承载了学生们对张亦春教授的无限感激。厚厚一本书,图文并茂,让我们深深地体会到了张亦春与他的学生之间浓浓的师生情。

 

金融学:传统与现代的对接

“传统金融学和现代金融学是互补的,要兼收并蓄,千万不要相互否定。”在谈到传统金融学和现代金融学的关系时,张亦春如是说。传统金融学是以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为基础的,是历史的、逻辑的、联系实际的,是宏观的、定性定向的分析。而西方现代金融学是建立在市场有效理论、套利定价模型、资本资产定价理论以及期权定价理论基础上的,以数量经济学为基础的科学。其中,数学模型的应用占有重要地位。改革开放前,以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为基础的传统金融学占主导地位,在改革开放后却一度被赶出了课堂,有的甚至将传统金融学赶出了校园,张亦春认为这样做过于偏激了。“马克思的经济分析方法可以为现代经济理论提供方向性的指导,可以抓住本质。”张亦春以次贷危机为例,告诉我们单纯依靠数学模型的现代金融学理论,在实际应用中,由于数学模型设置不准确,造成了在信用评级时的虚高,使次级贷款的高风险性得以隐藏和积累,由于没有进行逻辑的、历史的、联系实际的分析,导致了危机的爆发,给全世界造成了损失。如果在评级时,相关机构能够结合采取马克思的研究方法,这场危机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但是张亦春也不赞成只坚持马克思主义传统金融学、排斥现代金融学的做法。他认为,与现代金融学相比,马克思的经济分析方法确实有其缺陷,比如它过于抽象了,不确定性很多,过于虚化,缺少有根据的预测等,这些都需要运用现代经济理论进行弥补。不可否认,西方现代金融学为我们带来了更加精准的分析方法,金融学理论的数学化和模型化分析使得金融学科具有了严密的分析逻辑,但是忽视传统金融学理念,盲目相信、过度依赖现代金融学理念却是危险的。

张亦春还向我们透露,他撰写的《金融学》(正在出版审核中)一书,融合了传统金融学和现代金融学的内容,希望学校在以后的教学中能两者兼顾,不能因为现代金融学内容庞杂,而使学生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学习传统金融学理论。

 

与时俱进,老教授要学习新事物

年龄大,房子老,家具老,照片老,但是张亦春的心却永远年轻。张亦春总是用自己的勤劳工作解决新的问题,以学习的心态面对新的挑战。张亦春从院长位子上卸任后,平时的时间较以前充裕了许多,于是他带领学生专心搞科研,做课题,并于2001年和2005年获得中国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除此之外,张亦春是为数不多的熟识电脑操作、熟练发短信,熟练发邮件的老教授,经常用电脑工作到很晚,有时累了还玩一些电脑游戏。张亦春还学会了唱歌,他告诉我们,由于之前是搞政治工作的,到了唱歌的场合嘴巴张不开,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出于和学生交流的需要,就开始学习唱歌,有时会和自己的学生跑到KTV来唱上几段。“节奏慢一点的歌我都可以慢慢学会,所以刚开始唱唱邓丽君的歌,后来发现唱高音对内脏是一种锻炼,《懂你》不是挺高的嘛,最近终于学会了。”张亦春总结唱歌对自己有三大好处:一是放松思想,缓解一天的疲劳;二是动一下内脏,有利于身体循环健康;三是增加肺活量,使讲话声音洪亮。

“有一位校友还补充了一个好处,不过我不告诉你们,你们回去自己猜,想好了就告诉我。”张亦春像个老顽童,以这样一个悬念结束了这次的访谈。我们几个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黄昏的光晕照在他的脸上,让我们错觉那是一种光环。但那也许真的就是一种光环——一种完美释放的生命价值之光。

 

【访谈后记】

夜色就要降临,三个小时的访谈很快就过去了,张亦春教授送我们每人一张名片,还主动提出跟我们合影,让我们受宠若惊。他端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镜头。请他题字时,他说要认真考虑题字内容,因而让下次再拿。我们想我们总算明白了完美均衡背后的秘密,那不是双肩挑重任几个字可以轻描淡写的故事,而是几十年如一日的严谨与认真,是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的苦干与苦学,更是几十年的虚怀若谷与厚积薄发。严谨求实、孜孜不倦的治学精神,髦期勤道、与时俱进的学者气度,鞠躬尽瘁、提携后辈的工作品质,都是成就张亦春教授学术生活完美均衡的重要因素。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动整个地球。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梦想着能找到自己人生中的这个支点,撬动自己的理想。张亦春教授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他找到了这个支点,并实现他学术人生的均衡,从而完美地诠释了自己生命的价值。愿我们能在他的故事中,找到属于自己均衡人生的轨迹。

(林子靖 占芬 黄燕萍 刘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