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良文教授:结缘统计六十载



人物名片】

黄良文教授,19275月出生于福建省永泰县。1950年厦门大学经济系毕业,1952年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任讲师、副教授、教授。1985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定为统计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历任厦门大学统计学教研室主任、计划统计系[]副主任等。主要社会兼职有:中国数量经济学会顾问、中国统计学会投资分会顾问、中国建筑统计研究会顾问、全国统计教材编审委员会顾问、福建省统计学会名誉会长等。

早年在导师、著名经济学家王亚南、郭大力等指导下,黄良文教授专攻经济学,并在这个基础上致力于社会经济统计学、数量经济学、投资经济学的研究。后成为全国统计学重点学科的学术带头人,承担国家教委组织领导的高等学校财经类核心课程《统计学》和国家统计局组织领导的高等学校统计专业主干课程《社会经济统计学原理》教学大纲和教材的主编,参加、主持多项国家经济学科重点科研项目成果显著;出版十几部专著教材,发表统计、经济方面的论文百余篇。多次获国家教委、国家统计局、福建省人民政府优秀著作奖励,其中《关于第三产业的理论》、《统计理论基本问题》分别获全国统计科学论文一等奖、二等奖,《我国房地产业政策和价格问题研究》获国家统计局科技进步二等奖。

于黄良文教授在教学和科研上的成就,国务院授予他“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先后入选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编纂的《亚澳远东名人录》、《世界名人辞典》,美国传记研究协会编纂的《国际名人传记》等。

 

【访谈纪实】

手捧一摞摞珍贵的旧相册,我们与黄老迎面而坐,时而低语,时而欢笑,指尖轻触照片中曾经的青春笑靥,往日的意气书生如今却已是白发苍苍的慈祥老人。

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沉淀着久远的鲜活记忆;

一个个熟悉的旧面孔,洋溢着当日的风华正茂。

细数着每一个回忆的细节,六十载的春秋镌刻着黄老与统计学的不解之缘……

 

志气少年  择学“南方之强”

1927年,黄良文出生于福建省永泰县西山区的一个山村小学教师家庭。受父亲影响,黄良文自幼习读典籍,诸子百家经典析义奠定了他深厚的文化底蕴。

中学时期,黄良文就读的学校采用西方教育制度,校规严格,尤其重视英语学习,这为他日后译校国外学术名著奠定了扎实的语言功底。19467月高中毕业后,由于家庭经济拮据,黄良文决意放弃升学机会,尝试找工作减轻家庭负担,然而奔走一个多月,他四处碰壁。现实生活的挫折并没有让黄良文的就此退却,他选择了回到校园充实自己。当年,他连续报考了三所大学:福建学院、福建师专、厦门大学。黄良文先是以第一名的资格被福建学院工商管理系录取,但由于福建学院属私立学校,学费高昂,他只好望而却步;紧接着收到以第二名的资格被福建师专英语系录取的消息,考虑到师专全部公费,他认为可以接受;不久,厦门大学也发来了录取通知,他以第三名的资格被经济系录取,并被告知由于他的成绩名列前茅,可以获得全公费奖学金。

最终,黄良文选择了厦大,他的学术道路就此展开。“我爱厦大,对自己的这次人生选择,我深感庆幸”,黄良文感触的回忆道。

 

感念恩师赤子心,点燃青年学术梦

中华民族八年浴血抗战取得艰难胜利,但中国人民并未尝到胜利的果实,也未能过上和平的日子。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统治下,学习、传播马列主义要冒极大的政治风险。不过,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黄良文开始学习政治经济学。

当时,厦门大学被誉为“东南民主的堡垒”,大批思想进步、学术威望很高的教授到厦大执教,经济系的王亚南、郭大力就是其中久负盛名的两位。他们在学术民主的口号下,积极传播马列主义,不但在课堂上授课,还经常举办学术报告。“王老师作学术报告,听众总是爆满,连过道、门窗都挤满了人,很是鼓舞人心。一小撮思想反动顽固的‘学生’气急了,到处盯梢。王老师为躲避暗探的耳目,讲课时称马克思为卡尔,称列宁为伊里奇,并且以集体经济暗指社会主义经济,以个体经济暗指资本主义经济,特务被蒙在鼓里,不知所云,我们却十分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回忆当年的情景,黄良文眼神流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钦佩,“有一次,王老师接到一封匿名信,里面装着一颗子弹。可他大义凛然,根本不为所动,照样教学,继续宣扬进步学说!”

王亚南理论联系中国实际的精彩讲解,点燃了刚跨进大学的黄良文的学术梦想,使他立志研究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1947年,时任经济系主任兼法学院院长的王亚南在经济系举办暑期论文竞赛,题目围绕“根据世界潮流,中国经济的发展应该走集体经济道路还是走个体经济道路”展开。年轻气盛的黄良文纵论世界潮流,力陈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论文获比赛第四名,也因此机会,黄良文的出众文采给王亚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勉励我,王老师还赠送了一本自己新出版的《中国经济原论》给我”。

1950年,黄良文作为新中国第一届大学生毕业,同年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由王亚南创办的厦大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生,继续师从王亚南。“到了研究生写毕业论文时,他把我叫去,批评我概念不清晰,要我重新斟酌,认真修改。论文比赛的时候,他表扬我,并不意味着我经济学学得好;相反,他批评我,也许正说明我在经济学上已经入门了”,经过恩师的谆谆教诲和多年的锤炼,黄良文获益匪浅,思考问题、研究方法都有了显著的长进。”

在国民经济进入建设的新时期,黄良文意识到要加强生产力经济学、技术经济学的研究,并在王亚南的鼓励下,率先研究经济效果问题。他抓住这一重大课题,进行深入探索,提出经济效果的基础是人们的劳动消耗与有效成果的比较;此后又专注于经济效果的指标体系和分析方法以及投资效果经济模型等方面的研究,将眼光扩大到整个国民经济范围的社会效果问题。

 

“我是计统系历史的参与者,也是计统系历史的见证人”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进入恢复与发展的新时期。当时,统计学课程只是经济学系下的一门通识课程,但王亚南校长主张“从事经济理论研究必须熟悉财经各行的具体业务”,应首先创办统计、会计、企业管理、财政金融、国际贸易等系,再建立经济研究所。1950116日,厦门大学财经学院统计学系(厦门大学计划统计系的前身,以下简称“计统系”)正式成立。

黄良文在研究生毕业后就被分配到统计学系担任统计学系秘书,辅佐第一任系主任胡体乾教授建系和教学工作。从1950年到2011年,60余载的风风雨雨,谈起位于东南一隅、远离国家政治中心的厦大计统系如何凭借一代代统计人的群策群力成就今天的辉煌时,黄良文有些激动。

 

文革期间中国第一次GDP的统计研究

对于当代社会大多数人而言,“GDP”已是司空见惯的一个统计学名词。但在40年前,与总产值截然不同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差别所在在国内却很少人知道,承担着“重蹈‘斯密教条’错误”的政治压力。黄良文就是文革期间中国第一次GDP统计研究的亲历者之一。

1972年,中国恢复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收到联合国编送的各国国民生产总值的资料。于是国家统计局委托厦大对东西方社会产值指标进行比较研究。我们翻译了美国的计算方法,还编制了自己的计算方法,印发了许多材料,先后在厦门市、长泰县以及福建省推行国民生产总值统计的试点工作。我们最终提出《关于最终产值的统计问题》报告,向国家领导机关建议在我国范围内推行国民生产总值的统计制度。”

然而,这个建议不仅牵涉到我国统计制度的重大改革,而且存在经济理论的再认识问题,因而引起理论界和实际部门的普遍关注。争论的一大焦点在于国民生产总值应不应该包括属于劳务性质的第三产业的活动价值。黄良文认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许多服务于生产过程的新部门、新行业(如金融、保险等)从传统生产领域分离,而生活服务社会化、家务劳动社会化渐成趋势,不能简单地将非物质生产等同于非生产,把服务行业作为非生产行业是不科学的。为此,他还先后发表了《略论最终产品和最终产值》、《第三产业统计的理论问题》,详细分析了第三产业形成的社会历史根源。

而今,国内各界对国民生产总值理论已达成共识,国民生产总值核算业已在全国推广应用。回顾自己参与这一重大的统计改革,黄良文倍感自豪。

 

创建社会经济统计学体系,“让非统计专业的人都了解统计”

“王校长常说:‘我们不是为了《资本论》而学习《资本论》,学习的目的在于学以致用,必须有助于新社会经济体制的创建。’”黄良文回忆道。当年,王亚南校长决心在财经学院下办统计学系,旨在将统计学运用于解决中国社会经济现实问题,明确厦大统计学的定位为经济统计。

在当时,统计学的发展面临着三大历史问题:一方面,要清算前苏联把数理统计排斥出社会经济统计学范畴的“极左”思潮;另一方面,还需抵制全盘否定社会经济统计学的“极右”思潮;同时,统计学科的发展还肩负着在前进方面必须“与时俱进”、适应经济体制改革对统计的新需求。虽然在三方面的“夹击”下发展异常艰难,但黄良文与厦大统计人不断探索前进,在创建社会经济统计学理论体系方面做了诸多努力。

“统计教材建设是统计学科建设的核心。”黄良文走进书房,搬出近来20多年出版的统计学教材,他抚摸着这些不同年份出版的教材,爱不释手。19808月,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部高等学校文科统编的统计教材——《社会经济统计学原理》由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这本教材凝聚着黄良文的心血。随后30年,黄良文与计统系其他老师先后承担了国家教委组织领导编写全国高校统编教材的多项任务。1987年,国家统计局成立全国统计教材编审委员会,制定统计专业教材编写计划,确定由厦大计统系承担主编《社会经济统计学》专业主干课程。该教材于1997年被教育部审定为向全国推荐的经管类核心课程的通用教材。同年,黄良文编写的《统计学原理》还被列为高等教育“九五”国家级重点教材。他的著作《统计学原理问题研究》和前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所著的《中国人口普查及结果分析》,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作为中国仅有的两部统计类图书参加国际图书会展大会。进入21世纪,市场经济发展的新形势对统计教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今,由计统系曾五一教授取得的统计学国家级精品课程、统计学国家级教学团队等诸多荣耀皆是厦大统计人为经济统计理论建设所付出的努力与延续。

黄良文及厦大统计人不仅致力于统计专业教材的编写,其教材门类更是覆盖了经管类非统计专业、成人高等教育方面。他编写的电大教材《统计学原理》,除电大系统外,其他财经院校、成年自考、统计干部培训班等都广泛采用,还荣获国家统计局颁发的“全国高等学校优秀统计教材”奖励,总发行量超过500万册。

说到电大的教学,黄良文提起一件趣事。有次,黄良文出差成都,街头偶遇一陌生男子。“黄老师,您好!”男子热情地跟他打招呼,这让黄良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何在成都也有人认识我?”。“您肯定不认识我,我是在电大课程的录像中学习统计学的,主讲老师就是您啊!”黄良文这才恍然大悟。异乡路途,一声“老师”,让人觉得特别亲切,黄良文笑谈,教书育人,其乐趣正在于此。这何曾不是对他致力于向非统计专业学生、成人教育普及社会经济统计知识的莫大认可!

“我一生都在做教育”,细数着一届届的得意门生,黄良文感慨道。

1982年,经教育部批准,厦门大学计统系开始招收统计学、国民经济计划与管理、数量经济学三个专业硕士研究生,统计学专业于1985年获博士学位授予权,同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审,黄良文成为统计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屈指算来,他指导博士毕业论文也有20多年光景,如今厦大统计学专业也已逐步发展成为我国统计学博士培养高校中最大规模的两所高校之一。2002年,黄良文从教50周年庆典之际,学生们感念师恩,出资设立了以恩师的名字命名的“良文奖学金”。谈起“良文奖学金”,黄良文很谦虚,他认为奖学金只是为校友、系友搭建了一座与母系联系的桥梁,统计学子应该时刻关心母系的发展,不拘一格降人才,在公平竞争、相互切磋的共同促进下,继承和发扬计统系半个世纪以来艰苦奋斗、敢于创新的精神。

作为我国第一代统计学权威专家,黄良文指导的博士论文高达41篇,是我国目前统计学博士生导师中指导统计学博士生论文最多、时间最长的资深教授。2012年,黄良文从教满60周年,真可谓“杏坛耕耘一甲子,桃李芬芳满天下”!

 

与时俱进,不断探索新领域

“我们在许多方面的应用都是领跑者。”回顾自己与计统系共同成长的一甲子光阴,黄良文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在他看来,统计是一门认识事物不确定性规律的方法论科学,带有工具性质,而其中包含的归纳、演绎的过程,也蕴藏哲学的意味。在如今学科门类交叉、学科间互相融合发展的大趋势下,加强相关学科的研究,拓展统计方法的应用领域,对社会经济统计未来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其实,投资学最早是在计统系门下的。”早在1952年,在时任统计学系主任胡体乾教授的启发下,黄良文便着手了解当时刚建立的基本建设投资报表制度。由于当时的基本建设投资报表完全是从前苏联翻译过来的,因此当时的研究完全是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也就是在那时,黄良文逐步对前苏联有关投资项目管理和建筑经济方面的文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着改革开放市场机制的引入,统计学不但在宏观调控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在微观经营管理方面的作用也日益凸显,尤其在投资、证券、保险、金融等方面,统计方法得到广泛的应用。面对这些重大的历史新课题,黄良文与时俱进,及时组织系内师资力量展开研究,出版了MBA理财丛书《投资学》、《投资估价原理》、《投资估价的若干理论问题》、《我国资本市场的热点问题》、《筹资决策问题探讨》等专著。

除了拓展统计在宏观投资与微观投资方面的应用,在上世纪70年代末,黄良文还积极参与了发端于西方的经济计量学在中国发展的奠基性工作,并倡议发起组织中国数量经济学会。19806月到8月,美国L.克莱因教授率七位教授来北京举办计量经济学研讨班,他参加了接待工作。当时,甚至有学者认为计量经济学是资本主义经济学的一个流派,不适用于社会主义。但黄良文认为这一门将经济学、统计学、数学和计算机技术融于一体的新兴学科大有可为。上世纪80年代,厦大计统系便获批准成立计量经济学专业招收硕士研究生。黄良文还先后承担了部级、省级和市级的研究课题,运用数量经济分析工具,为国家及区域经济发展提供决策咨询,如国家教委博士点基金项目《应用计量经济学》、厦门计划委员会《厦门市技术进步数量分析及对策》等。

“虽然经济统计发展的道路不是很笔直,但我们不是喊口号,而是实实在在做了事情,一步步巩固着厦大统计学科的地位。”进入新世纪以来,计统系涌现出新的学科亮点,如高鸿桢教授的实验经济学、朱建平教授的数据挖掘研究等,“江山代有才人出”,黄良文对此倍感欣慰。“《实验经济学导论》与数据挖掘教材的出版,使新时期的社会经济统计不仅有理论导向,更有数据导向,大大提高了统计的认识能力。”

经过几代计统人的艰辛创业和不懈努力,厦门大学计统系已发展成为国内具有相当影响力的统计、信息、投资分析类教学科研和人才培养基地。

 

访谈后记】

短暂的访谈,我们寻访出厦门大学统计学权威专家黄良文教授的许多精彩片断。从志气少年到华发老人,黄老将毕生的心血都倾注于统计学科的研究与建设。创业艰难六十载,老骥伏枥千里志。如今,他虽已过耄耋之年,近期却仍积极参与厦门市海域使用权定价的研讨会,始终践行着“统计服务实践”的理念。数十载的春秋、每一个日日夜夜连贯在一起,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对统计学研究如痴如醉的学者人生,在一次次的突破中成长,也在一次次的冰封中成熟,黄老就这样走过了结缘统计的六十年。

随着渐渐退居幕后,黄老的生活重心也转向了享受人生,品味生活。他时常与计统系离退休党支部的老党员们散步出行,或为年轻的计统学子传授人生经验,抑或同三两高中好友相聚叙旧,追忆曾经的似水年华。

“活到老,学到老”,黄老认为养生保健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需要好好钻研。他还诙谐地用“80%受骗,20%受益”的统计数据来描述自己的养生“求学路”。

回首自己的人生阅历,黄老用一副对联加以概括,作为给所有年轻学子的赠言——“上联:千万千万健康快乐;下联:千万千万团结和谐;横批:千幸万福”!

(黄欣 华莹  林楚栋)



[] 1955年全国院系调整时,厦大财经类各系并入经济系,统计学成为经济系下的一个专业,并更名为计划统计专业。文革期间,厦大统计学专业的教学科研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直至1972年才开始复办计划统计专业。1982年,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成立,计划统计专业升格为计划统计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