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嵩寿教授:桑榆晚景 教泽衍长



【人物名片】

魏嵩寿教授,1920年出生于浙江宁波。1944年毕业于东吴大学经济学系。1947年出国留学,1949年获美国衣阿华大学文学硕士。新中国建国前夕回国,任山西大学经济系副教授。1950年起历任厦门大学副教授、贸易系代主任、教授、对外贸易系主任、厦门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荣誉主任等职。[]1981年,担任全国首批硕士生导师。魏嵩寿教授长期从事对外经济贸易教学和科研工作,成绩卓著。1992年获得国务院颁发的为高等教育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表彰,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7年,获得厦门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系终身成就奖。魏嵩寿教授教书育人、桃李广布海内外。2007年,魏嵩寿教授的两位80年代学生肖恩明和叶在富先生深情捐赠人民币共120万元,在国际经济与贸易系设立“魏嵩寿奖学金”基金,以感恩老师,奖励后学。

魏嵩寿教授积极参加海内外学术交流活动,先后担任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厦门经济特区特邀顾问等社会职务。1989年受邀任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培训印度等亚洲五国外贸官员讲习班的主讲,1993年任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国际市场营销学》主讲。先后赴澳大利亚、美国、泰国、香港等国家、地区讲学或学术交流。魏嵩寿教授主要研究国际贸易理论与政策和澳大利亚经济。专著有《国际贸易》、《出入口实务必读》等,主编《国际市场营销学》等教材。2001年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的资助下出版他编著的《澳大利亚经济贸易的嬗变——澳大利亚和中国关系的增进》一书,并先后在海内外发表经济论文80余篇。魏嵩寿教授对我国的改革开放和国际经济贸易学科的高等教育事业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题 记】

鹭岛春早,五老峰翠,思源水长。听碧海滔天,幽石鼓浪,木棉初放,百雀朝阳。授商作贾,济世经邦,万千学子同翱翔。惊南郡,书豪气篇章,盛名传扬。

旧照情指何方,忆往昔峥嵘岁月长。正年少痴梦,异国修商,喜闻号音,慨然归乡。知遇良师,结缘南强,教书育人半世忙。奋毕生,赏桑榆晚景,教泽衍长。

——沁园春魏嵩寿教授

 

【访谈纪实】

三月的厦门,劲风比往年去得晚,但天气仍然如往年一样潮润多雾,不知不觉地,大朵鲜红的木棉花已缀在高耸挺直的树杈间,平添了些许初暖的春意。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来到了魏老的家中。毛衣套着格子衬衫,银灰色的领带结依稀可见,简单而略带庄重的打扮,向我们透露出主人精心与细致的生活态度。一整柜的书,几幅字画,几张旧照片,几份纪念品,简洁大方的摆设,承载着魏老对岁月的幽深记忆。

 

 

“家乡在宁波,宁波在中国”

魏嵩寿安详地坐在沙发上,目光宁静,投向窗外的大海,仿佛海那边有他无限的思忆:年少时的意气风发,胸怀激荡的爱国情肠……

1939年的秋天,19岁的魏嵩寿考入东吴大学经济学系,从此开始了他与经济学的难解情缘。当时,东吴大学校园学术环境自由,学术氛围浓厚,年轻的魏嵩寿潜心求知,广阅书籍。东吴大学经济学系的基础理论课程设置广泛,不仅有经济学、高级经济学和相关的会计学、统计学、货币银行学、财政学、经济思想史,还有国文、哲学、逻辑学、生物学等等,多学科交叉的课程学习让魏嵩寿积累了广博的知识,更培养了他对学术研究的极大兴趣。

1939年,上海成为“孤岛”,日伪气焰嚣张,国共关系紧张,政治形势严峻。同那个时代大多数青年人一样,魏嵩寿也时刻关心着国家的兴亡大事。学习之余,魏嵩寿饱含热情地参加学生抗日爱国进步组织的活动。“那时候,学生们会组织各种活动,印油墨小册子、发传单,宣传‘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主张。虽然那时还不是共产党员,但我们其实是在自发地响应和宣传党的主张。”魏嵩寿目光移到窗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与丁景唐就是在那时抗日爱国活动中结识的。”魏嵩寿回忆起他与好友丁景唐一起编写抗敌刊物的日子。特殊时代背景下激发出的爱国热情与革命友情,至今让魏嵩寿言谈之间仍神采飞扬,2010年,阔别60年后,我和景唐终于又取得了联系。他病休在医院嘱咐女儿打电话给我。”大学后期因时局动荡,两位好友失去了联系。“最近才知道,丁景唐那时已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历史的沧浪让两位同窗挚友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丁景唐为新中国的革命事业,隐姓埋名,呕心沥血从事党的地下工作;魏嵩寿则为探寻经济密钥,储备知识,蓄势待发,远渡重洋。魏嵩寿在广东完成东吴大学的学业后[],不久便远赴大洋彼岸继续深造。

19494月,解放军胜利地横渡长江,上海、宁波相继解放。7月,魏嵩寿读到了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喜知国内的解放战争已基本胜利,和平建设的纲要已经明确,建国指日可待。这时魏嵩寿已取得美国衣阿华大学文学硕士,继续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因唯恐以后回国受阻,便决然终止攻读博士学位的进程,登船归国。“家乡在宁波,宁波在中国!”魏嵩寿义无反顾,长达三年的乡愁终于可以化作满腔的建国激情,寄托在百废待兴的新中国。

“那位养育了我20多年的慈祥母亲,那些乡音难改的同胞兄弟,善良的父老乡亲,俊秀的河流山川,还有那让我魂牵梦萦,朝思暮想的伟大祖国,这一切,我怎能从生命中舍割?”魏嵩寿的眼中泛着晶莹泪光。

 

“叫我如何能不感激王亚南校长!”

 “若不是王亚南校长,可能我的三分之二的人生就不会在南国的厦门度过,不会在我深爱的厦门大学度过”,魏嵩寿拿起一张泛黄的照片,指着其中一位,饱含深情地说道,“戴眼镜的这位就是王亚南校长!”

初识王亚南先生

1938年,王亚南与郭大力由德文本翻译的《资本论》三卷全译本由上海读书生活出版社出版。1940年,年仅20岁的魏嵩寿尚在上海东吴大学学习,已拜读了王亚南先生的译作。“在此之前,我只知道效用价值论,认为商品的价值是以商品对人需求的效用大小来衡量的。《资本论》让我第一次明白,商品的价值应该以社会劳动量来衡量”。劳动价值论从商品的二重性出发,指出价值是一般人类劳动的凝结,是商品的社会属性,它构成商品交换的基础,从而揭示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本质。阅读《资本论》之后,魏嵩寿对王亚南先生的崇敬、仰慕之情已在心中油然生根发芽。

十年后王亚南先生真正进入了魏嵩寿的人生。“我第一次见到王亚南先生是19507月在上海外白渡桥附近的一座大厦里。”魏嵩寿用了三个词形容王亚南先生给他的第一印象:高大、谦虚、平易近人。魏嵩寿简要的先作自荐,然后把他在山西大学发表的一篇文章《经济地理学研究方法问题》奉请王亚南先生审阅,王亚南先生看完文章后便亲切的给予肯定和勉励,并表示欢迎魏嵩寿到厦门大学任教。是年10月,魏嵩寿来到厦门大学在贸易系执教。

知遇王亚南校长

初到厦大,作为一名新教师,魏嵩寿教学态度和方法深受王亚南校长的影响。“我也曾是王校长的学生,感受过他的教学风范。当时,王校长亲自在经济研究所讲授《政治经济学》,很多教师都慕名前去旁听,我也去了。在王校长的课堂上,我们都是学生。王校长会不时地向我们提问,我们一点都不敢放松。”在课堂上,魏嵩寿记录下的是知识,而潜移默化的则是王校长的一言一行熏陶的师者气度。王亚南校长关于教学态度和方法的言传身教影响了魏嵩寿以后漫长的教学生涯。

随着教学改革的不断深入,魏嵩寿愈加感受到加深专业理论学习和提高研究工作素养的迫切性。王亚南校长重视科研的理念,为他更深入的进行科学研究提供了很大的鼓励和支持。建国初期,美国敌视中国,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中国对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进出口贸易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当时中国主要是同苏联和其他几个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外贸,而这远远不能满足新中国经济恢复与发展的需求。因此,通过国内贸易的改造与建设,扩大国内市场,成为当务之急。1952年,王亚南校长创办《厦门大学学报》,鼓励各个学科带头人在学报上发表文章,群策群力,为国家经济的恢复和建设出谋划策。“王亚南校长的鼓励使我感到似乎有一种使命感。我认真准备,就大力扩大国内市场的重要问题撰写了《新中国国内贸易的改造与建设》一文。”此文不久在《厦门大学学报》第一期上发表,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王校长有个习惯对我影响颇深,”魏嵩寿回忆起王亚南校长关心师生的一个细节,“他早晨常常沿着芙蓉楼群散步一圈,我看不仅是锻炼身体,看看校园,更重要的是跟老师同学们碰碰面问个好,询问一下食堂伙食等生活问题。王校长总是跟我们师生很接近,让我们亲切感受到他的为人。当时厦门大学有要求学生做早操的规定,但不时有学生不能按时起床参加锻炼。当我任贸易系代主任时,曾仿效王校长,早起去大操场与学生一起做早操,关心学生寒暖。学生看老师也来早操了,感到迟到不好意思,自然也就不迟到了。”魏嵩寿回忆起这段趣事时,禁不住大笑起来。

2007年,在国际经济与贸易系成立60周年庆祝大会上,魏嵩寿在接受终身成就奖时,曾满怀深情地说自己最感恩、最感谢的人是王亚南校长:引领他走进美丽的“南方之强”,指引他坚持追求神圣的科学真理、让他在这条道路上步履坚定。千言万语,在魏嵩寿的心中只化成一句话:“叫我如何能不感激王亚南校长!”

 

“我深爱厦大,我深爱国际经贸系”

“我人生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厦大度过,我植根成长在厦大,领受南强阳光雨露的恩泽,根深叶茂,我深爱厦大。同样的道理,我深爱国际经贸系。”魏嵩寿动情地说。

1947年,校主陈嘉庚在厦门大学创办国际贸易系,领中国大学设置国贸系之先。最初,朱保训、归鉴明两位教授先后主持系务,筹划经营,历经艰辛。1950年魏嵩寿来厦大贸易系任教以来,便见证和经历了国际贸易系发展的历程。

1950年王亚南校长到校后,设立厦门大学财经学院。国际贸易系改为贸易系,在学校与财经学院领导下积极争取中央和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发展较快。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贸易部(19528月改为中央人民政府对外贸易部)在厦大设立2年制的贸易专修科,专门为贸易部输送外贸人才。张兆荣教授、魏嵩寿副教授先后兼任了贸易专修科主任。魏嵩寿讲授《国际贸易实务》课程时,每年带领毕业班学生到福建省外贸局下属的国营外贸专业公司实习,理论联系实际,提高学生业务工作能力。1955年,厦门大学财经学院改为经济系,贸易系改为经济系属下的贸易经济专业。1959年,贸易经济专业在全国高校专业调整中停办。1976年,对外贸易专业在国家外贸部和福建省外贸局的大力支持与帮助下复办。1981年对外贸易专业改为对外贸易系。当时由福建省外贸局直接拨款厦大,建外贸系教学和宿舍楼,并选送精干干部来系当业务教师,帮助复办。从厦大外贸系毕业的本科学生一如既往地具有深厚的经济贸易理论知识,较高的英语水平,而且到工作岗位后很快地熟习外贸业务操作全过程,深受工作单位欢迎,尤其是得到国家外贸部和省局的好评。

“英语是外贸专业学生必须掌握的一项语言技能,”魏嵩寿强调,“50年代,厦大贸易系入学考试的英语录取分数比外文系的还高,学生入学后由本系专门的英语老教授基础英语和外贸英语,而且都实行小班授课,每班只有10名学生。这让学生在英语课上获得充分讲用英语、交流和接受老师纠错的机会。小班模式是我们贸易系英语教学成功的关键,现在英语课教学条件不同了,不过让学生在英语课上尽可能获得较充分的讲用英语、交流的机会还是很重要的。

“国际经济与贸易系是经济学院的系所中唯一带‘国际’二字的,国际经济与贸易系的发展特别需要国际化。”这也已经有了一些基础。1981年,国家对外经济与贸易部的领导接受魏嵩寿教授的建议,决定由部指导、北京对外贸易学院牵头,筹组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国国际贸易学会成立时,魏嵩寿作为学会创始人之一被推选为学会常务理事。1988年,中国澳大利亚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魏嵩寿撰就“澳大利亚对外贸易主要地区由欧洲转为亚太的剖析”一文参加研讨,会议最后决定成立中国澳大利亚研究联络委员会,他被选为委员会副主席。次年,他组织成立了厦门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在他的推动下,1990年第二届中国澳大利亚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厦门大学召开。在他的带领下,厦大澳研中心的研究成果得到学界和政界的肯定。2001年魏嵩寿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的鼓励与资助下出版他编著的《澳大利亚经济贸易的嬗变——澳大利亚和中国关系的增进》一书。“从1988年开始,每两年我们都会有学术论文入选中国澳大利亚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文集。参加国际性学术会议研讨或者到澳大利亚进行短期学习交流,能让我们的年轻老师和学生广见博闻、增知阔识地成长起来,这也正是我们很想看到的。”简单朴实的话语,流露出魏嵩寿望“子”成龙的心情。

直到现在,魏嵩寿热切关注着这片赋予他梦想与热情的土地。201010月,第十二届中国澳大利亚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上海举行,91岁高龄的魏嵩寿依然想亲自参加会议,但由于身体原因,家人劝阻,他只能委托国经贸系一位老师和两名研究生助手到会宣读入选的会议论文《澳大利亚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经济增长综览——经济复苏及其后的经济增长展望》。“去年在上海的研讨会,我很想去参加,但他们都不让我去。”从魏嵩寿孩子气的话语中,我们既领会出家人对他的关爱,也感受到他那“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壮志——他仍然在为自己毕生奋斗的事业而努力。

魏嵩寿仍然十分关心国际经济与贸易系事业的发展。魏嵩寿认为,在厦门大学和经济学院的坚强领导下,最近几年来,国际经济与贸易系的工作有了飞跃性的发展,包括师资队伍迅速壮大、专业与课程结构进一步完善。2007年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学科双双进入国家重点学科的行列,形成五个博士、硕士专业和两个本科专业的更为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现在在校博士生多达37人,硕士生145人和本科生613人。还专门设立了面向海外生的国际经济与贸易本科专业,开始推行双语教学。

魏嵩寿说,作为国际经济与贸易系的一位老教师,看到系里师资队伍整齐壮大、学生人数大增且素质提高,教学形式灵活多样,科研成果丰硕,他感到十分欣慰。借此机会,他向国际经济与贸易系提出几点建议和期望:第一,进一步加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学习与研究,并融入到教学科研实践中,以培养高素质的社会主义外经贸人才;第二,努力争取更多的国家级科研课题,建设成为国内一流的学术团队;第三,瞄准国际经贸理论和政策前沿,充分掌握国内有关专业科研的最新动态,鼓励和帮助老师多出成果和参与国内、国际学术交流;第四,继续对澳大利亚的经济贸易和中澳关系做深入的研究,作为国际经济与贸易系科研与教学的一项特色;最后,继续保持和提高在校学生的专业理论与业务、外语素质优势,加强与海内外系友的联系,共同推进国际经济与贸易系各项事业的发展。

 

【访谈后记】

采访即将结束之时,我们请魏老题词。魏老欣然应允,在沉思片刻后魏老提笔写下“求仁爱、求进取”六个字,笔触朴实而笔锋苍劲。“仁爱”是魏老对他人的态度,也是他长寿最重要的秘诀——“仁者寿”;而“进取”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学海无涯、终生学习、止于至善。这六个字,是对魏老一生追求理想的凝炼,更表达了他对后辈人的期许。魏老从教六十余载,培养了出了众多的优秀学子,他们怀着炽热的心和报效祖国的志向,在各自的岗位上,兢兢业业,默默奉献。年逾九旬的魏老早已鹤发银丝,岁月的痕迹留在他的脸上,却不曾带走他追求真知、勇于探索、不懈奋斗、永不言弃的那份执着与坚定。


 

(张豪、华莹、周鸿辰、孙月玲)



[]厦门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系成立于2004年,是在原厦门大学国际贸易系和厦门大学经济系世界经济教研室基础上整合而成的。国际经贸系前身厦门大学国际贸易系创办于1947年。1950年国际贸易系改为贸易系。1955年院系调整,贸易系改为经济系属下的贸易经济专业。1959年,贸易经济专业在全国高校专业调整中停办。1976年对外贸易专业复办。1981年改为对外贸易系,隶属于新成立的经济学院。1991年和2004年又相继改为国际贸易系和国际经济与贸易系。

 

[]魏嵩寿考入时设在上海租界的东吴大学上海校区。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侵占上海租界,东吴大学停办。之后东吴大学文学院迁往广东韶关复课,魏嵩寿随往续学,19442月毕业于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