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波教授:滋味学术 情调生活


【人物名片】

黄梅波,女,经济学博士,现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担任厦门大学中国国际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厦门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等职务。1988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管理学院工商行政管理专业,获经济学学士学位;19917月毕业于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工商管理专业,获经济学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200012月毕业于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经济思想史专业,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黄梅波教授现为联合国贸发会议“负责任的主权借贷行为的原则”专家组成员,曾是美国康奈尔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瑞士高等国际发展研究院等世界著名科研院校访问学者,主要从事国际货币体系与国际货币合作,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国际发展援助等领域的研究,迄今已在《世界经济》、《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国际金融研究》、《经济学家》、《厦门大学学报(哲社版)》、《国际贸易问题》等期刊发表论文90多篇,独著、合著著作15部,主持或作为第一合作者参与了多项国家及省部级课题,曾多次获得福建省、厦门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由于黄梅波教授教学科研成果突出,先后入选了福建省“百千万人才工程”(2008),福建省优秀青年社会科学专家(2009)等。学术兼职主要有: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美国经济学会理事,福建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厦门市科技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等。

 

【访谈纪实】

如果,我们是说如果,厦门大学经济学院举办一次“最赏心悦目的研究室”评选活动,我们一定投经济学院E102一票,理由如下:进门就有淡淡花香扑面,香源是冰箱上两个纯白马克杯里开得正盛的水仙花。且慢,冰箱上层门上那组小巧精致的梅兰竹菊冰箱贴也是加分点,虽然下面飘忽的课题分工名单有那么一点点破坏整体的精致感,但也强化了研究室的功能性。将两个办公桌沿着一面墙放置拉伸了研究室的空间感,墙上四个宜家风格的中等相框布局打造出简洁的研究室气息,而相框中黄教授与历届硕博同学的合影也给研究室增添了缕缕生气。占据了对面墙大部分空间的深色玻璃门书柜和满满的经济学书籍将主人的职业特征表露无遗,您可能不知道的是,在书柜下方,您看不到的地方还放着一整排国内外旅游的书籍,这当然也是一个加分点。

我们就在这间赏心悦目的研究室里零距离聆听了她的主人——黄梅波教授,教学科研的点点滴滴。那天她用玫瑰红的丝巾搭配一件黑色长外套,我们在舒服的椅子上相对而坐,她和她的研究室让这场采访舒适而有趣。

 

在访学中成长:由零开始,做到无限大

黄梅波到现在,已经先后三次出国访学。

19991月,黄梅波作为访问学者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系,开始她的第一次海外学习。长达一年的学习经历开拓了她的眼界,也使她深感国内外经济学教学与研究的差距。黄梅波引用梁小民的一句话表达自己当时的切身体会:“我在国内是经济学教授,到了美国却发现自己对经济学一无所知。”那时,黄梅波在厦门大学已经是副教授职称,在康奈尔大学也拿着受人尊敬的facultyID Card可是她内心却感到自己的名不副实。由于当时国内与国际经济学发展的断层,黄梅波只是在硕士、博士阶段学习过宏观、微观经济学基础知识,而计量经济学等现代经济学研究所需要的基本工具根本没有接触过。知识结构的缺陷和缺乏主线的零碎研究主题使得她发现,即使与康奈尔大学经济学系博士生的学术探讨也感到困难。强烈的自尊心促使她一方面选听了现代经济学的主要课程,特别是计量经济学;另一方面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进行学习与交流,对每一次交流她都事先做好充足的准备,像足一场备战。

如果说康奈尔大学的一年时间更多的是开阔眼界,那么英国牛津大学一年的访问适逢时机,黄梅波把握住这次机遇,开启了对“国际发展援助”的研究。200611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暨第3届部长级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国承诺加大对非洲的援助规模。虽然与许多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援助总量并不大,但此举的国际影响力巨大。2007年,牛津大学全球经济治理研究中心(GEG)筹划于当年6月举办一次有关国际发展援助的国际会议New Directions in Development Assistance”,议题之一是新兴援助国对国际援助体系的影响,对中国相关情况的探讨当然不可或缺。主办方请黄梅波设计会议中国部分的议程,并联系邀请中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参会。本着对主办方负责任的态度,黄梅波认真查阅资料,发现国内研究国际发展援助方向的学者非常少,研究薄弱,即使有零散的文章发表,也只是实务经验的总结,缺乏规范的与国际接轨的研究。黄梅波利用牛津大学全球经济治理中心的近水楼台,收集资料,与学生合撰并发表了自己在该领域的第一篇学术论文,之后又进一步发表了对中国援助管理机制体系的研究成果2007年回国后,黄梅虽然还没有将“国际发展援助”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但每年都基本保持2篇相关论文发表的增量。

20109月至20112月在瑞士国际发展研究院的学习已是黄梅波第三次出国访学了。这次访学与前两次不同,前两次都是国家留学基金派出,这次则是应对方的邀请前往。这所历史悠久的研究院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配合联合国欧洲总部的主要职能设置的研究机构,课程设置和研究方向均为国际组织量身打造,只有国际经济、国际政治、国际法和世界历史等专业。研究院地处美丽的日内瓦湖畔,主楼与世界贸易组织(WTO)仅隔一片草地,黄梅波的办公室与联合国总部大门不超过50米。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无需讶异在研究院的Seminar上常常可以看到WTO总干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瑞士总统级别的高层身影。和10年前在康奈尔大学的窘境不同的是,现在即使面对这样级别的“大人物”,黄梅波也坦然自己变得更加自信,再无交流压力。如果说第一次访学的起点是零,那现在的她已在通往无限大的路途上努力着。在瑞士期间,她一方面在她传统的研究领域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与东亚货币合作与知名学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另一方面,也开始着力对国际发展援助领域进行理论与实践的探寻,并主动联系多名学者进行交流沟通,通过交谈寻找合作的机会。在联合国贸发会议官员的大力支持下,在瑞士她萌生了在中国建立国际发展研究机构的想法。

 

走向规则制定层:世界舞台,她的声音

学术研究无论是从广度还是深度都有无限种可能,黄梅波用她敏锐的学术嗅觉不断地开启新世界。在访学中成长起来的她,很快进入了规则制定层面。2010年初经我国财政部推荐,联合国贸发会议批准,黄梅波成为联合国贸发会议“负责任的主权借贷行为的原则”专家组成员,迄今已经参加了2010年突尼斯、厦门会议,2011纽约会议,20123月她将继续参加在马德里举办的研讨会议。

主权借贷问题是国际金融领域的问题,但同时也包含国际援助的内容。黄梅波本身的研究方向是国际金融,牛津大学访学归来虽未将国际援助作为主要研究方向,但2篇以上论文发表的增速为其在国内“国际发展援助”研究领域积累了一定影响力。但是,成为名副其实的专家组成员并不简单。专家组成员不到20名,大多是美欧该领域的知名的主权债务领域法律和经济方面的专家,发展中国家的专家成员很少。其中的一些大律师参加过多国主权债务重组,对主权债务重组的各中细节了如指掌,经济方面的专家包括国际经济学著名专家John Williamson,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等国际组织的著名债务专家。由于是第一次进入规则制定层面,黄梅波刚开始参与专家组会议时虽然能看懂会议材料,但无法了解文字背后的背景及内涵,所以,前两次会议她更多地是倾听学习。但是随着对会议内容的研究和对讨论议题的参与,其对会议讨论的内容有了更好的把握。一次会议上,一位联合国贸发会议该项目负责人向一位IMF的专家询问IMF在主权债务重组领域的一个规则的内容,这让细心的黄梅波注意到即使是主办方也还没有全部把握现存的有关主权借贷问题的国际规则。于是,会议之后她带领自己的研究生开创性地梳理了全球主要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主权债务管理方面的相关规则,内容包括:该组织职能、其在主权借贷管理方面功能,其在主权债务管理方面的国际规则,该规则全球采用的范围及应用效果等。这种在国内甚至国际都属领先的研究加强了黄梅波在专家组中的话语权,使其能够在原则的讨论中更好地体现中国的声音,增进世界对中国的了解和正确认识,讨论建立公平的国际原则,维护我国及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同时,也正是这项开创性的工作,黄梅波主持的课题《负责任的主权借贷行为研究——国际规则与中国对策》获得了2011年度教育部哲学社科研究后期资助重点项目立项,这也是本次经济学科获批的唯一一个重点项目。

 

用国际视野,做中国学术

在黄梅波研究室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放着一块“厦门大学中国国际发展研究中心”的牌匾,可能厦门大学甚至经济学院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研究中心的存在,但是黄梅波带领的这个研究中心正在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推动国内对国际发展援助领域的研究。

“随着我国经济实力上升,国际援助数量增多,影响力扩大,政府相关决策需要更多研究支撑。然而我国国内相关研究十分薄弱,缺乏系统的研究。更加奇怪的是,国际上绝大部分关于中国对外援助的文章是外国人写的,中国学者的研究反而需要引用国外论文中的数据。同时中国学者的研究成果多半是中文,缺乏国际影响力。这一点很值得关注。外国人研究中国的对外援助是有主观立场的,很多文章内容非常不客观,但其形式上的学术又很具有迷惑性。这就亟待中国学者从客观的角度研究并在国外发表或者出版,发出中国的声音。”因为这样的原因,从2010年开始黄梅波将“国际发展援助”作为自己主要研究方向之一,在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支持下,2011年厦门大学中国国际发展研究中心顺利获批。研究中心成立之初曾有人质疑它是否能承担的起“中国”这两个字,黄梅波的回答是:“我们要么不做,要做就应该做到国内一流,同时能够与国际同行对话!”

为了真正达到国际交流合作与竞争的目的,黄梅波一方面带领硕士生、博士生加大了对国际发展援助问题的研究,另一方面也十分关注对学生英文交流能力的培养。定期举行的国际发展援助论坛是研究中心成员交流近期研究成果和感受的平台,而且其“官方语言”不是汉语而是英语。每周2-3个学生进行研究汇报,黄梅波要求每个进行展示的学生准备20-30分钟的英文演讲,学生评论人也要用英文提问与评论。对于准备不充分的学生,黄梅波会当场严厉批评甚至要求重新准备,下次再来。这样,不仅展示的学生要在论坛之前练习1020遍之多,评论人也要为了流利而有见地的评论阅读相关文章、做充足准备。

国际发展援助论坛除了内部交流,还时常有外国学者做客。“国际发展援助在中国属于新的研究领域,但是国外特别是欧美已经相当成熟,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特别需要向国际同行学习和交流。”成立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厦门大学中国国际发展研究中心已与多个国际一流发展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包括南非Stellenbosch大学中国研究中心(CCS)、挪威奥斯陆大学挪威发展研究中心(SUM)、德国发展研究所(DIE)等,黄梅波目前正在和其中的一些研究机构商讨派出博士研究生赴对方短期交流的协议。“让学生去国外学习与交流,可以开阔眼界,同时亲身感受更加严谨做研究的氛围。”黄梅波的博士研究生在参与瑞士国际发展研究院主编的国际发展研究专著的撰写过程中,主编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意见都使学生深切体会做学术必须持有的严谨态度。

 

生活家的小情小调

黄梅波在采访时告诉我们,她并不想成为什么“家”,只想做点实际的事情,逐步推进教学研究工作而已。然而,骨子里那份热爱生活的情趣,让她一不小心成为了一个“生活家”,她让我们看到学术人的生活也可以有情有调。

黄梅波工作很勤奋,时常晚上还要参加世界经济博士论坛和国际发展援助论坛或者把学生拉到研究室开会督促研究进展。“学生都有惰性,导师的职责除了传道授业解惑,还要约束学生,培养学生的研究能力,推动学生的研究工作”。给了工作更多时间,分配给家庭的时间自然少了。应该说,黄梅波的工作成绩里饱含着家庭的理解和支持。“我特别应感谢我的婆婆,从我孩子出生到现在,她基本上都在厦门帮我料理家务,使我能够有充分的时间潜心工作”。“我的先生也十分支持我的工作,对我取得的任何一点的工作成绩他都引以为傲,甚至当做他吹牛的资本。”至于可爱的女儿,在妈妈的耳濡目染之下,从小她就对教师的职业充满了向往。提起家人,黄梅波的言语和笑声中充满感激。

谈到排解压力的方式,黄梅波作为“生活家”的本质更是暴露无遗。“我的一个重要嗜好是爱逛街。现在在厦门逛的很少,但是出去开会交流时,如果有时间我都会去街上逛逛,走走看看”。在逛街的过程中黄梅波斩获了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衣服和一些精致却并不昂贵的小首饰。“我觉得对服饰的关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一个人积极的生活态度”。

黄梅波的另一个爱好就是当背包客,自己制定旅游计划、自由行。说着她给我们看了她藏在书柜下面的一整排国内外旅游书籍。2010年圣诞节期间17天时间,她曾一个人、一个背包用脚丈量了欧洲北部的德国、比利时、荷兰、捷克和匈牙利等国家。“之前犹豫要不要去,这毕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国外长时间旅行。后来我想,如果不去,我以后会后悔的。”这就是生活家的旅行心态:春赏花、夏观瀑、秋采红叶、冬踏雪。季节交错,错过皆可惜。

 

【访谈后记】

记者也有偏爱的采访对象,这是真的。黄梅波教授就是一个我们这些“记者”偏爱的采访对象。2011年1224日(星期六)下午我们把采访提纲发给黄梅波教授,那天下午她跟她的学生在环岛路骑着让游客流连忘返的观光自行车从白城一路到会展中心(并返回)。1226日(星期一)上午她就打电话告知我们,说她星期二下午有时间可以接受采访。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她的研究室时,她已经用背面用过的白纸打印了采访提纲等待我们。采访中,满屋子的水仙花淡雅香气和她的健谈、她讲话的灵动让我们的嘴角笑肌在那个下午格外舒展。


 

(张豪  占芬  黄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