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淑庚教授:腹有诗书气自华 科研育人实可嘉


【人物名片】

戴淑庚教授,字显庚,男,福建长汀人。现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金融系国际金融教研室主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兼职教授,2006年福建省高等学校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入选者,美国南加州大学访问学者(2008-2009),中国民主建国会厦门市委政策研究委员会委员,曾担任《台湾研究集刊》编委(20052007)。19887月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系,获理学学士学位;19957月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获理学硕士学位,后受聘于厦门大学,先后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副教授等;20037月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系,获经济学(金融学)博士学位。2003年在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工作站从事“高科技产业融资”的研究工作,20067月出站。

戴淑庚教授主要从事国际金融和宏观金融管理、两岸经济金融合作,产业投融资理论,风险投资,货币理论与政策,金融市场,房地产金融,中国金融改革,区域经济,人口学等方向的研究;承担并完成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国家教育部、商务部、福建省统战部、福建省科技厅、厦门市科委等单位的十多项课题研究工作;在《光明日报》、《厦门大学学报(哲社版)》、《投资研究》、《台湾研究》、《国际贸易问题》、《台湾研究集刊》等权威、核心刊物上发表了一百多篇学术论文,出版专著(含合著)10其中有多篇论著获省、市社科优秀成果奖。

 

【访谈纪实】

一月的厦门还算得上温暖,寒冷始终姗姗未到。期末考试结束的第二天,我们来到戴淑庚教授的研究室。未见其人,先见教授贴在门上的“戴门师训”,这是教授对其门下学生从个人修养到学术研究的要求和期许。在随后的采访中,我们渐渐发现这是一位具有浓郁的人文气息的教师,他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推崇国学,正所谓“胸藏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经济天下金融先   家乡情结定南强

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戴淑庚从教以来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这与他多专业、跨学科的背景分不开。他本科学的是地理学,研究生修的是人口学,而博士攻读金融学专业。做出这样的选择,看似偶然,实属必然。“20世纪80年代末,我本科毕业后当了一名中学教师,那时国家的人口问题已经相当突出。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为了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我考取了华东师范大学人口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戴淑庚开始了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长达十余年的研究生涯。期间,他又考取了南开大学金融学专业博士研究生。他坦言,选择金融一方面是出于兴趣,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当时国家的金融体制很不健全,资金的融通机制很不完善。“金融即资金融通,是使资金配置到稀缺地方的经济行为,而现实情况却是资金稀缺的地方往往配置不到资源。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中西部地方企业贷款相比于东部沿海地区的企业贷款难度更大,农民贷款难度相比于城市居民贷款难度更大。而只有中西部地区发展起来,农民富裕起来,整个国家才能真正地走向富强。”面对人生的又一次重大抉择,戴淑庚再一次将个人愿望与人民需要、国家需要结合起来,将人民需要、国家需要作为自己的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

已在厦门大学工作生活近二十年的戴淑庚回顾选择厦门大学的初衷,深有感触的说最重要的原因是家乡情结。“在厦大,可以为家乡贡献绵薄之力,还可以照顾父母。所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戴门师训’的第一条就是要孝敬父母。”“后来,考虑到经济学院更能施展自己的所学,就申请调入经济学院”。“由于经济学院有长期的知识积淀,学术科研在全国很有影响力,教学、科研平台较高;特别是最近经济学院全面实施改革以来,更具有海派的风格,尤其是其比较公平的制度安排。这些因素给教职工提供了可以施展才华的空间。正如荀子《劝学》所言:‘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茎长四寸,生于高山之上,而临百仞之渊,木茎非能长也,所立者然也。……故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身处更高的学术科研平台,能接触到更新更前沿的研究,在和周围人的交流中,更能产生思想的火花,促进自身的发展。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正在逐步完善教学科研体制机制,努力为教职员工、学生创造良好的发展平台。”

 

书山有路勤为径  学术科研有专攻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是“戴门师训”的要求,戴淑庚也为他的学生树立了榜样:迄今为止,戴淑庚已经发表一百多篇(部)论著。当我们问及其秘诀时,他简洁的回答我们“没有秘诀,除了勤奋。二战的时候,丘吉尔在他著名的演说词《热血、辛劳、汗水、眼泪》中说到:“我所能奉献的没有其它,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如果把这种精神应用到科研上,那么取得成绩也就不再是偶然了。”如果说人生是一把剪刀,那么戴淑庚正是凭借着这一股韧劲一点点地剪出了属于他的美丽图案。

对于学术科研,戴淑庚不仅勤奋坚韧,而且专注深入。长期以来,他对台湾经济金融以及两岸经济合作问题做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一方面这与他长达十七年对上述问题的跟踪研究工作有密切关系,另一方面他认为台湾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有些方面值得大陆借鉴,但也不能照抄照搬,因此,我们学者要把台湾的经济金融问题研究清楚、弄明白。“接下来,就金融合作方面,我的研究将专注于两岸金融合作。由于两岸经贸合作的研究以及实践都已经发展到了比较成熟的阶段,下一步的合作重点将在金融领域,而两岸金融合作研究目前还不多,因此值得我们去探讨。同时,厦门现在是区域金融中心,金融改革试点城市,这个课题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和重要的战略意义。”

 

给万方传至理学说  育英才以仁德立人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戴淑庚对自己学生的要求极为严格,首先要求他们以德立人。“金融系毕业的学生大都可能会去证券或者银行工作,年薪也比较可观,随之而来的就是很多诱惑,因此一定要有高尚的道德修养和严于律己的态度去抵挡这些诱惑。”戴淑庚的这些理念在《戴门师训》中都有体现,如:以追求真理为本,以均平天下为己任;劳苦大众始终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始终是中国立于不败之地、立于世界之林的民族脊梁,我们必须亲之、爱之、敬之。戴淑庚还亲笔题写了一副对联“弘天道扬公理给万方传至理学说,济苍生安黎元为百姓谋极乐福祉”,张贴于办公桌前,用于自勉勉人。

在研究生学生培养上,戴淑庚不仅秉承孔子“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准则,而且将之发扬光大,提出“平民优先、弱势群体优先”的教学理念。至于就学生的专业背景而言,他认为,只要学生对“金融学”感兴趣都可以去学习。谈到理工科背景、跨学科背景以及文科背景时,他认为, “理工科背景可以提供相对更好的数学功底,从而在对数学有较高要求的金融学科研究中,走在别人的前面;而具有跨学科背景的学生往往思考问题会比较全面,在时间和空间的纵横比较中不会偏左或者偏右;而文科背景则有较好的文字组织能力。总之,各学科皆有其长处,只要学生们用心去学,发扬长处、突破瓶颈,一定能将金融学学好。正如《西游记》第二回中祖师所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戴淑庚还要求他的研究生从研一就开始跟随他一起做课题。“导师更能抓住具有现实意义、亟待研究的问题,跟着导师做课题,学会分析问题并解决问题,研究能力才能慢慢得到提升;同时,只有通过研究才能发现自己知识储备上的不足,更加明确自己学习的方向,以研带学,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戴淑庚2008年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经济系做访问学者时对中西高校之间的差异,也有一些自己的认识:“为什么目前中国的大学较难培养出优秀的人才?主要还是体制问题。国外的大学是教授治校,因此能够更多的从学术的角度考虑问题,各方面的干预和影响较小,学术的氛围更浓厚。哈佛大学校训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就告诫学生只有坚持对真理的不懈追求,学术才能获得长远的发展。而目前我国高校相对缺少的就是这种‘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因此要寻求改变,就要使制度的安排更顺应学术的发展,一个良好的高校体制,才能更好地推动学术的进步和培育优秀的人才。戴淑庚的论述句句饱含一个中国大学教授对中国高校向着更好方向发展的希冀与期望。

 

【访谈后记】

除了学术上的精深造诣,戴淑庚教授渊博的学识,纵横古今中外的精辟见解也令我们折服。他告诫我们,作为经济学领域的学生,更要拥有深厚的积累,广博的知识,才能不被浮华的外部世界所左右。正如培根所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演算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有修养,逻辑修辞使人善辩。”知识有利于塑造完美的人格。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戴淑庚教授不仅热爱中国传统文化,而且还相当“时髦”。他开通了自己的微博——春秋九鼎。关于这个名字,他解释道:孔子写过《春秋》,微言大义,简短的几句话就可以表示很深刻的意思;九鼎则是语出“一言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他认为现在的微博就相当于古诗,提供了一种供人们抒发自己的所思所想的形式。他惋惜的补充说:“由于工作比较忙,所以平日里写下的一些感悟都没有来得及放上去,如果有时间还是会把这些内容都贴上去,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才是刷微博的乐趣。”

 

(许欣欣  刘家利  张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