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锦秀老师:初心绣锦,方得始终



【人物名片】

丁锦秀,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助理教授,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学士(2005)和经济学硕士(2008),美国德克萨斯州农工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2014),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资源经济学、应用微观经济学、水资源经济学、气候变化,教授《公共经济学》、《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课程。

 

“人生至善,就是对生活乐观,对工作愉快,对事业兴奋。”

九月的阳光顺着窗檐倾泻而下,丁锦秀望向窗外,仿佛又看到那一年拉着行李踏入厦大校门的自己,金属镜框下那对清亮的眸子似乎在述说着这一路走来的种种际遇……那个青涩懵懂的大一新生,熬过了凌晨三点的一盏孤灯,迈出了国门奔向大洋彼岸,如今归来,于讲台上解惑答疑,于学术上勇攀高峰。恰如海浪,每每遇见礁石,她总是毫不犹豫选择前进、高飞,姿态也愈发优雅。

 

                             从锋芒毕露到厚积薄发

丁锦秀来自福建泉州——一个制造业发达的沿海城市,从小她就接触了诸多经济概念,频繁的耳闻目睹让她对多种经济活动有了愈发清晰的认知,并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下海经商成为潮流的时代大背景之下,父母都非常支持女儿选择经济学作为大学专业,一切似乎水到渠成,自然而然。于是,在2001年那个凤凰花怒放的九月,十八岁的她来到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系国际经济与贸易班报到。

大一和高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丰富多样的学生工作社团活动,刚入学的丁锦秀很快便适应了新的生活节奏,参与到班级全能赛的筹备中,当年拿着微薄的班级经费去中山路夜市淘参赛衣服的记忆还历历在目。此外,丁锦秀还参与了学生工作,在大二成为班长和学生会女生部部长,并匠心独运地在班级范围内举办了厦大第一个“女生节”,与此同时,她保持着班级前三的优秀名次。两年时光中,世界在她的青春活力中大放异彩。

时光在流转,丁锦秀也尝试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向,把重心更多地放在学习上。在她的记忆里,那时的自己想转变一下努力的方式,变得平淡一点低调一点,但要在最重要的时刻厚积薄发一鸣惊人。大三下学期期末,她获得了厦大的保研资格,四年的厦大之缘被拉长到七年,同时,在这段柔软混含着辛苦的岁月里,她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

从相识到相知,相爱,丁锦秀与男友彼此是七年的同学,更是多年的灵魂伴侣。读研期间,两个人商量后决定一起出国留学。同是金牛座的性格,为了共同的未来努力起来就像是在拼命,凌晨起床,洗漱后背单词,八点准时到图书馆见面,接下来一整天投入的学习,中午为了节约时间,两个人跑到最近的餐厅买盒饭来吃,偶尔有问题就互相讨论解决,直到晚上图书馆闭馆后回各自宿舍,再背一个小时单词才结束一天的课业。虽然最后,一个人出国,另一个人留在国内工作,但彼此的陪伴和鼓励让他们在青春的岁月蜕变成更好的自我。

一个女孩子在异国他乡独自求学是孤独而辛苦的,博士生资格考试的逼近让丁锦秀不得不每天熬夜到凌晨两三点。回忆那段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题的岁月,她淡淡地叹到:“那时候,越洋电话加上学习,就是我的生活。”是那根系着家人和恋人的线,支持着她熬出了最苦的时光。取得博士生资格后,生活愈渐柳暗花明,丁锦秀结识了更多的朋友,形成自己的学习小组,并在导师即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Bruce McCarl教授的热情引导下进入了环境经济学领域的殿堂。

海归回国,当年稚嫩走出校门的厦大学子,已成为走进校门的博学强识的厦大教师。接近十年的奋斗沉潜,终换回此日的衣锦还乡。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人生中一大幸事是贵人相助,在丁锦秀的眼中,求学路上遇到的老师们是她学生时代的贵人,也是她教研途中的楷模。她特别提到了在大四时提前引导她进入学术seminar小组学习模式的邵宜航老师,为她打开环境经济学的大门的Richard Woodward老师,以及因材施教,幽默风趣,帮助丁锦秀在环境经济学、应用微观经济学以及水资源和气候变化等领域进行深入研究,并重视学生人格培养、以身作则,最终感召她走上教书育人之路的Bruce McCarl老师。

怀着对恩师的钦佩仰慕和对自己人生价值的深入思考,重回厦大的丁锦秀踏上三尺讲台,成为了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财政学助理教授,担上了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作为有丰富海外学习经历的前辈,她说,中国学生的数学基础是出色的,在数理统计领域的国外学习中中国学生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但中国学生对经济学概念和经济学现象的直观理解比较差,发散性思维有待提高,针对此,她在教学中有意识地培养学生的此类能力。

 她特别提到,有出国意向的同学一定要提前做好学业和心理的双重准备,不仅要通过相关英语资格考试,也要具有执着、坚持、勇敢的心态;在国外学习的时候要选择自己真正有兴趣的方向,拒绝空想,要做实干家,勇敢地和不同的人交流,表达自己的观点;既要懂得听取别人的建议,又要耐得住寂寞,对自己所从事的研究有顽强的毅力,重要的是自己真正为之努力过而并非结果。课堂之外,她同样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她鼓励同学们在学习课业之外积极参加各类社团部门,以提高各方面的能力。她积极与同学交流,鼓励同学锻炼组织能力,关注学生的兴趣,培养学生强大乐观心态,并支持学生“尽信书不如无书”,批判性进行学术科研,把自己热爱的学科打造成自己的人生事业,从教书,到育人,她仍孜孜不倦地努力着。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丁锦秀自小成绩优异,和大多数学子一样,心中有着对北京、上海,对繁华的城市和中国最卓越大学的梦想。然而,命运的轨迹牵着志在他乡的她来到了离家乡最近的知名大学——厦门大学。或许当年怀着一定的落差感来到这里,却深爱上这片土地,在这里遇到对的人,对的事,整个人生也在这里生根发芽。回首高考,她竟有些感谢这场绵延数十年的意料之外。

回顾最近这两年,由于把本该分给家庭的时间让出给科研和教学,她错过了孩子最需要家人陪伴的成长期,而且只能在寒暑假抽大量的时间投入自己热爱的科研课题中。为了探索出一种更加贴近同学的教学模式,她积极创新,听取学生反馈意见,努力打造出了亦师亦友的课堂氛围,并把高深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知识同生活实例相结合,调动起学生的兴趣,倾听同学的声音,提高学生的课堂参与度。如今的她仍然忙碌于家庭、科研、教学,但也享受着别样的充实与幸福。有所牺牲,最终也有所收获。

在国外读博士学位时,丁锦秀爱上了攀岩运动,每每有学业上生活上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来气时,她就会选择去攀岩。她说,那种伸手去抓牢下一块石头时的心情其实和做科研很类似,你必须承担你下一秒动作的全部风险,你不知道迎接你的是成功登顶还是坠入谷底从头再来。你会害怕,会畏惧,但仍咬紧牙关不断向上。丁锦秀坚持着这项运动,也迈过了学习中的重重高压阻碍,并通过这项运动结识更多志趣相投的朋友。生活的车轮滚动着,形形色色的压力接踵而来,丁锦秀怀着乐观的强大心态也一路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减压手段,她发现,每当和自家孩子一起玩闹时,心头的阴霾也会一扫而空。生活给予的馈赠,永远都那么慷慨。

 此时的她可能不及大一那年天真烂漫,青春洋溢,却更添几分成熟的教师魅力。岁月的磨砺不曾使她屈服,她也学会了活在当下,接受并根据每一场阴差阳错迅速调整自己,并脚踏实地的不断努力。丁锦秀说:“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是金子,总有合适的机会能够发光发亮。人生至善,就是对生活乐观,对工作愉快,对事业兴奋。”正是这种不忘初心的乐观精神推动着她不断向前。

记忆随着窗外温暖的秋光缓缓流淌,丁锦秀突然想起那些用勤业餐厅的盒饭和易中天老师的品三国填满胃和心灵的大学时光,当年的付出已成为关于青春和奋斗的永恒的怀念,如今仍在学术领域不断钻研的她一路奋斗,一路收获,初心绣锦,方得始终。

(董薇 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