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每日电讯》刊登厦大经济学科洪永淼教授建言“‘晋江经验’如何再建新功”

   20197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直属的国研智库和泉州市人民政府、晋江市人民政府,在晋江举办“民营经济创新发展高峰论坛”,邀请院士、专家学者、世界500强企业代表、福建省优秀民营企业家代表等,围绕“深入践行‘晋江经验’,聚焦实业、专注主业,促进新时代民营经济创新发展”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厦大经济学科洪永淼教授应邀于论坛发言,发挥厦大经济学科咨政建言、服务社会的作用。

920日,《新华每日电讯》将“民营经济创新发展高峰论坛”部分参会代表的演讲观点刊出,主题为新时代,晋江经验如何再建新功,厦门大学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院长洪永淼在论坛的发言摘要以《解民企融资问题要提高银行监管容忍度》为题刊出。

他提出,“要改革和完善金融机构监管考核和内部激励机制,把银行业绩考核同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挂钩,同时探索差异化监管政策,对不同类型银行实行分类管理,适当提高中小银行对民营企业贷款不良率的容忍度。”




 

原文:

中国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与应对措施

近年来部分民企在经营中遇到困难,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对民企认识偏差,如所谓离场论和新公私合营论;中美贸易争端带来不确定性;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速放缓等。我国在防范金融风险时出台的去杠杆、严监管、治理金融乱象等政策,大方向是正确的,但一些具体政策不协调、同向叠加,导致效果不彰甚至与政策预期相反。民企经营困难首先是融资难,要解决该问题,既要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又要发挥政府主导作用:

第一, 提高对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监管容忍度。我国以间接融资、国有商业银行贷款为主,渠道单一。五大行获得大量优质企业资源,股份行在零售客户、中型企业方面有优势,而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更加聚焦于民企或中小企业。受经济下行影响,中小银行不良贷款暴露,逼近监管红线,从而惜贷、慎贷。应探索差异化监管政策,对不同类型银行实行分类管理,适当提高中小银行对民企贷款不良率的容忍度。

第二, 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在鼓励普惠金融的同时支持银行进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应从政策、法规和舆论上允许商业银行适当提高小微企业贷款利率,通过利率风险溢价来覆盖风险。中小银行本身抗风险和盈利能力弱,以压低利率来解决融资问题不可行。

第三, 恢复合法合规的非标融资功能。由于现有正规金融体系无法满足民企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它们只能转向非标融资。过去几年,非标融资的扩大反映了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的市场需求,不应一刀切。应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明确非标融资范围,发挥非标融资的市场调节功能。

第四, 建立中小企业融资信保基金。由政府出资并主导,金融机构自愿出资,不以营利为目的。政府、监管部门、金融机构派出代表组成董事会和监事会,建立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市场化运作,政府和银行公平地分担风险。过去45年来,台湾地区中小企信保基金协助41万家企业融资约人民币4万亿元,目前基金净值约人民币150亿,实际承保余额为净值10倍。同时,保持低风险运营,新发生逾期率约1%。如果大陆各地能够借鉴台湾中小企业信保基金经验,相信可以很好地解决民企与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第五, 扩大直接融资渠道和提高直接融资规模,激活资本市场,恢复股市直接融资功能,推动科创板和注册制切实落地。


 

(经济学院 潘小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