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根荣:共享经济下,政府监管不能闭门造车

 

在日前举行的福建省信息经济大讲堂之共享经济系列—“网约车发展与监管”的研讨会上,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刘根荣作了主题演讲。他认为,作为共享经济的典型,网约车提升了供给者和消费者之间相互的信任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共享经济的普及与发展。对于这样的新事物,政府应大张旗鼓给予肯定。在监管方面,像对网约车这种共享交通业态的管制模式必须创新。对于共享经济所带来的利益重新分配矛盾,政府也不要急于干预,应给予市场充分的调整和发育时间。发展网约车意义重大,不仅是对出行行业,对共享经济乃至整个社会经济形态都将带来更多的促进和推动作用。

 

共享经济迅速发展有其必然性

 

“时至今日,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共享经济。早上从厦门出发,昨天就已经约好网约车,直接送我到车站。方便又省心。当前,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地的变化,方便性、便捷性是共享经济最突出的特征。”主题演讲的开场白,刘根荣用自己亲生经历,简明意赅的像大家介绍共享经济所带给人们的红利。

 

在刘根荣看来,共享经济是指以互联网技术为支撑,以网络平台为基础,以信任为纽带,以所有者生活不受影响为前提,所形成的一个个人闲置物品或资源使用权的、共享的、开放性的一个交易系统。近年来,共享经济发展迅速,有几个主要原因。

 

首先是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使共享行为成为一种低成本、普遍的现象。其次大量互动式的平台的出现,让人们增进了信任与共享;而且在现代社会,物质产品过剩为共享经济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基础,人们对物品它的占有已经比较淡漠,更倾向于与人分享。同时伴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觉醒以及对共享经济提供理念的支持,人们更愿意积极参与共享行为;再加上人的逐利的本能也使共享经济创新有了最基本的动力;最后,低交易成本是共享经济快速发展一个根本性的原因。共享经济依据网络平台实现了供求的快速匹配,大大减少了整个信息搜寻的成本,共享经济以极低的成本来拓展它的市场。

 

刘根荣还认为,共享经济具有创新式破坏的能力。共享经济的具体模式是一些企业家,一些有创新意识的个体,他在偶发的个别交易中获得灵感,将一些偶发的非普遍性的行为进行模式化,所以创建出新的商业模式。比如网约车恰恰如此。网约车的发展冲击了现有的出租车行业管理相应的制度,带来了福利效应的增加,降低了进入行业的门槛,实现了部分私家车主的灵活就业,提高了行业竞争程度,把整个行业的服务质量都提高了。

 

政府勿闭门造车需创新管制,让市场再飞一会

 

当前,共享经济正以“百花齐放”的姿态在世界范围内兴起。共享经济带来的,不仅是全新的生活方式,更是互联网时代的新经济业态。但是,共享经济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不少问题。为此,刘根荣也提出了几点自己的看法与建议。

 

首先是边界问题。并非所有产品都可以共享。比如在银行所留的个人信息,如果共享将对社会产生极大的危害。再比如色情交易,现在有一些色情网站做得很好,这是共享经济一种畸形的例子,点对点的服务,这个在我们法律范畴里面是不允许存在的。所以共享经济是有边界,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共享。因此,对于共享经济的边界问题,应该有一定的法律约束,对严重负外部性服务,法律必须明文禁止。

 

其次是法律困境。共享经济当前在技术创新的推动下蓬勃发展,但它面临一个很关键性的问题就是——法律制约。法律具有滞后性,对于难以预见的市场创新,现有的法律规定往往会涵盖过度或涵盖不足。一旦利益受到威胁,传统行业的从业者们就会利用这一法律内生缺陷,要求执法者将市场创新纳入到规制范围之内。所以,如果这个法律问题不解决,共享经济可能就会面临发展后劲以及发展空间问题。那么,如何解决这个法律问题?刘根荣指出,解除法律约束,这很重要。“法律应该做出及时的调整,这个调整不是以维护在位者的既得利益,而是以促进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为目标。”

 

最后,政府管制问题。法律层面和政府管制是有差异的,某些行业管制已经在共享经济的冲击下变得不合时宜。比如出行行业,传统出租车行业有自己的规范,也具备一定的合理性。为什么?因为,在特定的阶段,它可以规范服务的标准。那么,当技术发生变更,有了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并且这种模式已经成为一种普遍之时,行业规范就需要作出相应的调整,不能以传统出租车老路子进行管制。

 

“网约车是一种典型的共享经济模式,它以低成本的优质服务打破了原有的行业垄断现象,带来强大的竞争压力,给消费者带来了福利,也提高了整个社会的资源的配置。但是,很遗憾的是,目前各地出台的网约车规范里面,都提高准入门槛:比如对驾驶员资质的认定,对车辆资质的认定等等”。刘根荣认为,政府人为设置门槛的做法,有两个可能性。第一,相关部门懒政,不作为。在制定相应的规范过程中,并没有到消费者群体里面做深入的调查而匆忙出结论。第二,被行业的既得利益者所绑架。我们看到目前各地出台的网约车规定中,普遍出现抬高门槛的行为,这有失公平。

 

刘根荣特别指出,政府应该创新管制制度,行业管制要随着技术的变化而发生相应的调整。政府部门不能闭门造车,不要被现有的利益集团绑架或驱动。对于像网约车这样有利于广大消费群体的这种共享经济模式,政府应该大张旗鼓来肯定,而不是给予否定。对于共享经济所带来的利益重新分配矛盾,政府不要急于干预,无为而治,可能反而会带来更好的效果。因此要给市场充分的调整和发育时间,要把握好技术创新所带来的难得的发展机遇,让市场再发展一会。

 

(本文转览潮网,作者:通信信息报记者张倩)

 

刘根荣,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美国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UTD)经济系访问学者(2008),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博士,主要从事转型经济学、流通产业经济学研究,迄今发表论文近50余篇,出版专著《市场秩序理论研究:利益博弈均衡秩序论》,现为厦门商业联合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