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贵富副教授:质朴为人 静心以学

 

【人物名片】

陈贵富,男,日本神户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2002-2004年赴日本久留米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其后于日本神户大学继续深造,2008年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后在该校从事一年的博士后研究工作,2009年进入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任教。

陈老师主要从事宏观经济学、劳动经济学等领域的教学研究工作。来校任教以来,作为课题负责人先后获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项目和基地重大项目的资助,近年来在《厦门大学学报(哲社版)》、《农业技术经济》、《China Economic Review》、《Journal of Asian Economics》、《China & World Economy》、《Applied Econometrics and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国民経済雑誌》等国内外期刊上发表论文十余篇。

 

【访谈纪实】

采访当天,才到陈贵富老师的研究室门口,就已听到他爽朗的笑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暗自忖度着正与心目中东北人的豪爽直率相契合。到得室内,只见书籍文件整齐地摆放在书案一侧,分门别类整理成四份,一丝不苟的陈设让我们似乎嗅到一丝留日学者严谨勤勉的气息。环顾室内,座位旁一侧的墙上贴着由厦门直到全世界逐个层级的地图,不难想见此间主人立足厦门、放眼全球的胸襟和格局。陈老师热情地为我们倒好茶水,亲切温厚一如旧友。在11月温煦的午后阳光中,陈老师款款道来,敦厚谨质,令人如沐春风。

 

曲折经济缘 百味求学路

谈到与经济学的缘分,陈贵富说,这要追溯到他的大学时代。本科期间,陈贵富就读的是政教专业,但学校教学的范围非常广泛,涵盖政治、哲学、历史、法学和经济等各个领域的知识。在对各个学科领域的广泛涉猎中,他渐渐对经济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兴趣的驱动下,他选修了很多经济类的课程,这些课程为他开启了一扇经济学研究的大门。回忆起这段经历,陈贵富感叹,本科期间开展广泛的学习是一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虽然有时“阅尽千帆皆不是”,最后却总能“吹尽黄沙始到金”,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最喜爱、最适合的学科。

1993年本科毕业获得法学学士学位后,陈贵富被分配到党校工作,成为了一名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他接触到很多在经济改革第一线的学员,也开始思考很多现实中的经济问题。面对各种难以解决的现实问题,他深感自身理论基础的薄弱,对经济学的求知欲也日益增强,最终萌发了在经济学领域继续深造的念头。六七十年代,与中国为邻的日本跃居世界经济发达国家之列,创造了世所瞩目的经济奇迹。凭着一腔对经济学的热爱和渴求,已经工作七年的陈贵富毅然决定赴日留学,希望能借鉴日本的经验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在日本攻读经济学硕士和博士期间,陈贵富以饱满的热忱向师长和同学学习,孜孜不倦地吮吸着养分。而越深入经济学的世界,就越使他认识到这一领域的博大精深、学无止境,自此,他产生了为之奋斗一生的想法。

学成归国后的陈贵富,仍然时常觉得自身所学有限,希望能继续在经济学的世界里遨游,探索更多的奥秘。多年前与厦门的一面之缘牵引着他来到了这所凤凰花盛开的美丽学府,继续开拓自身的教学科研之路。

略显曲折的求学和工作经历,对于陈贵富来说未尝不是一种收获。“本科期间法学的学习和工作以后的经历对我有着很大的影响,包括经济学研究方向的选择。”陈贵富如是说。他始终觉得,人生贵在体验到更多,在多样的体验里收获生活的阅历,也在不同的经历中慢慢体会、比较和发觉自己热爱的事物及适合从事的事业。而今在高校做一名教师,研究自己热爱的领域,陈贵富感到很幸福:“我经历过其他生活,但我更喜欢现在这种生活。”他质朴真切的言语和眼角蕴含的笑意,都向我们传达着一种豁达率直的人生态度。

 

做单纯的学术 做单纯的学者

“单纯”,是陈贵富在采访中提及最多的一个词——“我希望能成为一个像我的老师那样单纯的学者”、“我还是比较喜欢学校里单纯的生活”。单纯俨然是陈贵富的人生理念和坐标,而要谈到他这种“单纯”理念的形成,还要从他在日本求学时候的导师中谷武教授说起。

陈贵富说,在学术的道路上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便是他的博士生导师中谷武教授。对于和导师初次见面时的情景,陈贵富记忆犹新:“这个老师很有学者风度,没有一丝的世俗,那种对学术的专一、单纯,有种不能名状的魅力。”甫一相见,陈贵富就被老师的魅力折服。谈及中谷老师,陈贵富的眼睛中始终闪耀着光彩与感谢,在多年的求学生涯中,中谷老师博大的心胸、睿智单纯的风范给陈贵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为他在学术上和在人生中学习的标杆。他毫不讳言,这也是吸引他成为一名高校教师的一大原因。

除了中谷武教授,日本学者的整体素质也令他感触颇深。“日本的高校教师非常敬业、非常认真、非常讲究细节,精益求精”,这是陈贵富留日期间的最强烈的感受。从一定程度上说,这种追求卓越、追求完美的整体风气,与厦门大学“自强不息、止于至善”的校训精神不谋而合。日本学者自律自强、严谨求实和以学术为乐的精神使旅日多年的陈贵富深受熏陶,这是他最为珍视的精神财富,作为学者的这一份严谨、认真和专注将永远留存在他的心底。

陈贵富的治学格言是“天道酬勤”。他认为能够静下心投入和勤思考是在科研上能够有所建树的秘诀,而只有单纯专注的学者才能将这一点发挥到极致。陈贵富坦言,如今,中谷武老师依然是自己的偶像,老师对学术的钻研最为自己所激赏赞叹。向着成为中谷老师那样的学者努力,能够专心致志为着经济学一点点的付出,这样的简单纯粹,似乎已然是陈贵富心中最为理想也最为向往的生活状态。

 

采他山之石 培教育之本

在日本求学多年,陈贵富对中日教育制度的差异也有深切的体会。在学生的培养制度上,神户大学的Seminar极为陈贵富所推崇,这个制度也使他自身受益匪浅。与中国大学的Seminar相比,神户大学的Seminar不仅频度高、自主性强,而且互动频繁参与深入,老师会将所带的博士和硕士集中起来,每周进行两次Seminar。而神户大学的博士毕业生要在三名老师的指导下完成博士论文, 因此陈贵富除了参加第一指导老师的每周两次Seminar之外,还需参加第二、第三指导老师的Seminar。最初,老师挑选一本质量较高的书,让学生轮流讲。当学生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后,老师便让学生介绍相关领域较优秀的文章。最后,便是学生介绍自己所写文章的环节,过程中老师和其他同学轮流提出意见。这种相互交流和探讨在以后的数年里不断显现出其益处。为了给他人提出建议,学生必须去涉猎自身研究外领域,了解这个领域前沿的成果,长时间的积累为以后自身研究领域的拓展打通了“奇经八脉”。而Seminar最根本的好处,在陈贵富看来,是它集各家所思,为自己的论文写作提供了众多视角,弥补了自身思维中的疏漏。“凡是经过Seminar讨论后的论文都可以达到直接发表的程度。”这是他心目中高质量的Seminar应该达到的境界。

除了Seminar,陈贵富还提到一些其他的差异。在日本,研究室可容纳几名和十几名研究生,每位研究生都可以申请到一个固定的位置,所以研究室使用效率非常高,经常有研究生通宵达旦在那里学习,甚至在日本最重要的节日元旦的前夜——大晦日还有不少研究生在那里潜心研究。此外还有公共的休息室,供大家在疲劳的时候娱乐休息,促进研究人员之间的交流。公共休息室备有电脑、打印机等办公用品,也备有微波炉、冰箱、热水器等生活用品,还备有许多工具书、甚至漫画!这些都为学术交流提供了便利,堪称新学术思想的温床,很多经济学的灵感都是在这种思想的碰撞中产生的。

相对来说,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这类促进学术交流的条件和制度。陈贵富说,自己正力图在自己的教学中融入Seminar等制度,活跃学生的思维。对于自己门下学生的培养,陈贵富关注于思维能力的训练,他说,知识在不断的更新,是学习不尽的,真正需要培养的是学生广而深的思维。想到他人没有想到的,想得更深、更远,这才是学术研究的真谛。

另外,日本对投入教育资源的重视也使陈贵富印象深刻。在日本,图书馆等硬件设施投入巨大,师生比例较高,行政机构却极为简化,高校将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到教学科研工作,其主要职能也是为教学科研服务,很少干涉学生的生活。陈贵富还提到,日本的学生大多租住民间的房屋,本科阶段即可基本自立,打工以供给学习和生活,故日本的学生自小就有很强的独立生活能力。这些教育制度以及理念上的差异值得我们借鉴。在陈贵富看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教育来改变,对教育的重视程度直接关系着一个国家的前途。

 

静心以学  厚积薄发

陈贵富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劳动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劳动力短缺、人口老龄化、大学生就业难都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相关学科也逐渐成为热点,但陈贵富与劳动经济学的结缘,却是源于当初到日本求学的经历。

陈贵富初到日本时,日本已经进入老龄化,当地的学者对于此问题的研究已有很多成果,受指导老师的影响,陈贵富确定了自身的研究方向——劳动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时隔多年,中国也迈入了老龄化的困境,陈贵富出国取回的“经”,也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

对于中国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陈贵富有着深入的见解。他认为,人口老龄化不仅涉及劳动力问题,还涉及社会保障、消费储蓄等问题,尤其影响到经济可持续发展。“我们目前老龄人口退休年龄偏早,这是一种人力资源的浪费,延长退休,势在必行。”陈贵富说,延长退休一方面可以充分发挥人力资源的潜力,另一方面可避免过早退休而带来的社会保障负担的加重。而对于劳动力短缺和大学生就业难问题,陈贵富将之归结为教育体制的不甚合理:当前中国的高级技术工人严重不足,大批人并不适合却盲目跟风上本科。在一些高级汽修厂,高级进口车辆的修理只能靠聘请外国高级技工,国内高级技工严重不足,而大批本科学却因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而纷纷抱怨就业难,这样的怪现象有一大部分要归因于教育制度和思想观念导致的人才结构失衡。

而在谈及热点问题民工荒时,陈贵富表示,这实际上是一个好现象。“实现劳动力的最佳配置,需要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让他们发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农民工外出就业有着很大的成本,包括物质成本、心理成本和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的成本,从这个角度上说,民工荒减少了这些成本。”而针对东南沿海地区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他认为可以用转移专业、产业转型的方式来改善,将劳动密集的产业往中西部有劳动力的地方转移,而东部沿海的产业转型升级。民工荒还有利于提高我国的工资水平,陈贵富说,我国当前的工资水平与劳动生产率不相匹配,工资水平的增长一直慢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我们要产业转型升级,要扩大内需,就必须改变这种不平衡,提高工资水平。

提到自己的研究领域,陈贵富见解不凡,言之有据、言之成理,展现出扎实的专业素养。回顾他一路走来的治学历程,我们就清楚地知道,这与他在劳动经济学方面一以贯之、持之以恒的钻研是分不开的。

 

【访谈后记】

在出生于东北的陈老师身上,可以感受到北方人的豪爽率真,但他却是个对南方情有独钟的北方人。厦门的开放性与包容性令他倍感自由,市民的整体素质之高也令他叹服,厦门公交上蔚然成风的让座在他看来也异常温馨。不仅于此,他还笑称,就连厦门湿润的气候,都特别适合他干燥的皮肤。

平时,乒乓球是陈老师最爱的运动。他常与同事去球桌上来一场大战,酣畅淋漓地释放力量、汗水和呐喊,这对于紧张的教学科研工作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文武之道,一张一弛,陈老师把握着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拥有健康的体魄,简单专一地从事所热爱教学科研事业,质朴无华,纯粹踏实。这位来自北方的学者在南方的土地上默默耕耘,用自己的教学科研生涯诠释着一个简单的命题:如何做一个“单纯”的学者。

 

(黄黛安  刘家利  吴华坤  朱恺容)